当前位置:主页 > 公告栏 > 正文

普吉沉船记者记录--他们为何离去

2018-07-12 11:18 来源: 未知 点击:93次
普吉沉船记者记录--他们为何离去

“当一艘船沉入海底,当一个人成了谜,你不知道,他们为何离去,那声再见竟是他最后一句”。
 
在普吉的这几天,《后会无期》的歌词一直在脑子里盘旋,幸存者的讲述、家属的神情、志愿者的身影、病床边上的某品牌礼盒装泰国燕窝、深海打捞的复杂、泰国官员的排场、安达曼海的浩瀚无声,这些片段在安静的时候回放。
 
我们想知道,“他们为何离去”。
 
2018年7月6日,普吉游船倾覆事故的事发第二天下午,记者抵达普吉岛,直奔其中一家收纳伤者人数较少、伤者伤情相对稳定的救治医院,遇到肇庆四位青年,他们中情况较好的两位刚在便利店买了应急的手机,另一个捧着没带出海的iPad,不设防地讲述死里逃生的经过。
 
虽然他们身上钱不多,而他们的父母7日才到,所幸他们身边有陌生的热心人。深夜,泰国旅游和体育部部长、中国驻泰国大使先后到访慰问。间隙,医院迎来短暂的安静,青年之一小林坐在石凳上,哭了出来。在不远处吃盒饭的我,看得黯然感伤。
 
通过对“凤凰”号几组幸存者的采访,他们都提到船在遇到风浪、将沉未沉的时间内,无人决策,外面风雨大作,人们不敢行动,错过了逃生时机。
 
随后,跟着广州打捞局、民间救援组织公羊队登上了泰国军舰,据说是泰国最精英的工业重装潜水士兵,状态的确龙精虎猛。即便这样,他们要想潜下水底四十多米深的地方,也需要经历开会布置、调试设备、穿戴设备、下水检查、出水释压等环节,有效作业时间不过十多分钟。死神一直徘徊,搜救万般困难。
 
 
关于是否作出天气预警、船只状况是否良好,泰国政府、媒体都展开了调查和报道。船长船员危险处置的不当之处、背后公司结构和实际控制人、泰国当地监管部门的责任,将会是下个阶段的调查重点。
 
7月9日,泰国位于查龙码头的救援指挥中心面对记者发表演讲,重申“一家亲”、手指敲着发言台提出“彻底追查”,在医院还与遇难者的家属拥抱。现场,记者向他提问,他回应说了两遍“我会尽力、我会尽力”。
 
 
这几天的普吉,“中国人”“瓦奇拉医院”(当地最大的公立医院,也是遇难者遗体和伤者接收的主要地点),两个关键词,不论是出租车还是摩的司机,一听就明白了。我们的关心,他们都已收到;我们的疑问,也希望得到答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