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统计 > 正文

记者:武汉公交女司机带盲残丈夫“上班”

2018-10-09 15:24 来源: 未知 点击:162次
记者:武汉公交女司机带盲残丈夫“上班”

 

  “常有人开玩笑,说保凤总是带着我一起‘上班’,其实是我想和她能多一点时间待在一起,是我想坐她车‘上班’。”10月6日清晨7时08分,像往常一样,二级盲残、武汉市青山区冶金街道居民47岁的张贵周在小区附近的公交车站——工业四路黄州街,又坐上了42岁妻子杨保凤所开的公交215路2099车。

  7时25分,车到终点站——园林路钢都花园,杨保凤夫妇下车在站点休息。7时36分,杨保凤开始新一趟的驾车运营,张贵周也跟着再一次坐上车。7时51分,车到工业四路黄州街站,张贵周慢慢走下车回家。张贵周临下车前,杨保凤像往常一样叮嘱:“走慢一点”。

  公交司机驾车运营途中一般不能与乘客交谈。这一去一回的坐车途中,杨保凤夫妇都没有说一句话。“她开车时,我都会自觉地不跟她说话。”张贵周说,一路安静地坐在车上,他其实看不清沿途车窗外的风景,“但在车上就是在她身旁,我心里就已很满足和开心。”

  越是逢年过节,公交运营越是忙碌。今年国庆七天长假,除了2日的轮休、5日因感冒临时调休外,余下5天杨保凤都开车运营。1日、3日和6日,张贵周都是这般跟车陪伴着杨保凤。

  “他的跟车陪伴也让我能多看到他一下,我一直都是幸福感爆棚的,尤其是在节假日里开车运营的时候。”杨保凤说。

  他每周都要坐她的车三四次

  张贵周此前是青山一家企业的仓库保管员,因患有先天性眼底发育不全,视力一直不是很好。2005年时,张贵周出现左眼视网膜脱落等眼疾,双眼做了两次手术。目前,张贵周的左眼和右眼的视力分别仅为0。01、0。04,属于视力二级残疾。“简单理解,我现在的双眼有光感,但看东西很模糊。比如面对面的一个人,我只能看到他的模糊人影,看不清他的面部特征,所以下次若再碰面,我还是不认识他。”2005年至今,张贵周基本都没上班,平时大部分时间在家做做简单家务、听听收音机等。

  像10月6日这样跟着杨保凤的车来回坐一趟,张贵周从2014年9月起即是如此。“2014年9月,儿子到东西湖区一所寄宿学校开始读高一后,不想总是一个人待在家里,我也有了跟着保凤坐车的习惯。”张贵周说,儿子今年19岁,现在是外地一所大学的大二学生。

  4年来,除了下雨、下雪天气以及生病等情况下不出门坐车外,张贵周几乎每周都雷打不动乘坐杨保凤的车三四次。“我一周开车运营6天,他经常这样跟着我坐车。”每次坐车,张贵周都刷残疾人免费乘车卡。 

  4年来,杨保凤开的是公交215路清晨6点多始发的早班车。张贵周每次坐车,基本上是7时许在小区附近的工业四路黄州街站上车,坐到终点站后再坐回工业四路黄州街站回家。

  连续闪灯是夫妻俩的接头“暗号”

  “每次从起点站发车前,她都会提前打电话我,告诉我具体的发车时间,好方便我掐点出门走到车站候车。”张贵周说,清晨六七点路上一般不太堵车,他已“摸准”了从公交215路的起点站——青化路群力村站到工业四路黄州街站的时间,“一般是38分钟至40分钟。”

  为提醒张贵周上车,每次车快到工业四路黄州街站,杨保凤就提前连续闪灯提示。“这是我俩之间的接头‘暗号’,看到连续闪灯的215路公交车进站,一定是保凤的车。”张贵周说。

  4年来,只要次日要上班开车运营,杨保凤都雷打不动在前晚8时上床睡觉,次日4时许就起床出门,“因为要搭乘凌晨5时许途经我们小区的公交通勤车,提前赶到远在白玉山的公交215路的起点站,做好发车准备等工作。”杨保凤说。

  “开车很辛苦,必须休息好,我一定不能影响她的工作。”张贵周说,4年来,他也一直是按着杨保凤的作息习惯,在晚上8时雷打不动上床休息。

  “她心地善良,性格温柔”“他对我很好,总是细心关照”。杨保凤夫妇笑着评价彼此。杨保凤说,这多年来她每次下班回家,张贵周一定会提前把大门打开,放好她的拖鞋,然后一直站在门口等着她进门。

  “我和贵周把彼此都看得很重,结婚21年来几乎没吵过架、红过脸。”杨保凤说,现全家主要靠她每月五六千元的收入生活,80多岁的公公、婆婆还跟他们住在一起,“虽然一家人目前住的是60余平方米的老房子,但儿子已培养上了大学,我相信我们家未来的生活会越过越好。”

  开公交17年来,杨保凤一直保持着“三零”(零事故、零投诉和零违章)的记录。因服务乘客热情、坚持搀扶行动不便的老人上下车,她经常被乘客表扬,并多次获得全市交通运输行业服务标兵、武汉公交集团的标兵、优秀党员等荣誉称号。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