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统计 > 正文

倔强的“针尖”思维助记者站转身

2018-11-08 09:43 来源: 未知 点击:126次
倔强的“针尖”思维助记者站转身

    在长达20年的记者职业生涯里,经历了传统媒体由盛转衰的过程。我分享过职业带来的荣光、也跌入过对职业忧虑的深谷。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这正是记者观察世界的眼光。而我,向来以更积极的态度去拥抱世界、去表达它更光明的一面。

    在由深度调查记者转身管理记者站的路上,荆棘与鲜花共生、忧虑和快乐相伴。

    我2002年入职媒体特稿部,做深度调查。2008年初,我向社委会提出回宜春做一名驻地记者的请求,获得批准。

    宜春有媒体人猜测我犯了什么错?有劝说的:宜春虽小但复杂,不好“混”。我没在意这些“耳边风”,一心想着如何捕捉到好线索、写出有影响的报道。

    不久,我获悉宜春市公安局正在进行一项特别行动。在该项行动告捷、新闻发布会的头天下午,我对行动总指挥、时任宜春市公安局局长万秀奇做了3小时的访谈。

    新闻发布会结束当天,媒体连版刊发题为《盘踞城区15年 宜春最大“黑帮”覆灭》长篇报道,一时反响热烈。

    2010年3月21日,袁州区慈化镇伯塘村一处民房发生火灾,6个孩子被大火困在存有煤气罐的屋内。王茂华与谭良才翁婿冲进火海抢救孩子……

    我赶到伯塘,经过3天的采访,写出了长篇通讯《翁婿火海救5孩童 凡人壮举感天动地》,国内众多新闻网站转载。

    舆论监督更具挑战性,这是令我迷恋的地方。一天,我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说宜春某水库做了幢豪华办公楼,有28间办公室,实际只有5名管理人员。

    排除了种种阻力后,我完成了《挪水库除险加固资金建“豪华楼”》调查报道,该报道在社会上和水利系统内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好新闻让我在宜春打开了局面、站稳了脚跟。

    多了两个“抓手”

    或许跟很多人想象中长袖善舞的记者形象不同,我更喜欢自由自在、个人独处的生活。打破这种平静的是2016年12月,报社突然决定让我接管宜春记者站,同时给我安排新入职的周均国做搭档。

    总共就两个人,怎么开展工作?在短暂的接触、交流、沟通后,我发现年轻的搭档周均国形象好、口才好、接受新事物快,善于跟人打交道,而且有新闻理想。我决定将他“量身定做”为“外向型、全能型”记者来进行锻炼打造,以前“单兵作战”时,心里只想采访、写稿,接下记者站站长这个担子后,我做每件事都会下意识想到维护宜春记者站的形象,考虑记者站的长远发展。

    在新媒体巨浪冲击下,长期单一依靠纸媒影响力生存的宜春记者站如何摆脱困境?在反复评估之后,决定分两步走:“借船出海”,主动对接宜春市委政法委的《宜春政法》公众号的运营;创建媒体“宜春新闻”公众号。

    无数个方案推倒又重来、商讨与研判从深夜到黎明。最终,去年5月,经过宜春市委政法委的严格考核,《宜春政法》交给宜春记者站运营;8月份,以“法讯”、“法眼”、“说法”三个“针尖”栏目定位的媒体“宜春新闻”正式推出。这样,宜春记者站除了传统纸媒媒体外,多了两个“抓手”。

    想尽办法扩大影响力

    平台建好了,用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内容去填充它?如何最大限度扩大宜春记者站的影响?我的定位是:《宜春政法》偏重“服务的新闻性”;“宜春新闻”强调“新闻的服务性”。

    通过与政法委紧密配合、共同策划各类评选活动,与粉丝高频互动,《宜春政法》的点击率一路飙升,直破20万大关。宜春记者站的敬业专业,获得了宜春市委政法委的肯定,随后将其官网《宜春政法网》放心交给新法制报宜春站运营。

    “宜春新闻”公号是“新生儿”,如何让它“一鸣惊人”?做好新闻应是不二选择,这是主业,这是立身的根本。

    “宜春新闻”公号推出的第一篇稿子是题为《堤有“病”,人知否?》的舆论监督报道,关注长达数公里的秀江防洪大堤“亲水平台”破损、苔藓遍地、垃圾无人清理的现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