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统计 > 正文

停摆一周年:滴滴顺风车复活前夜

2019-08-29 00:11 来源: 网络整理 点击:193次

  顺风车从未失去市场,只是失去了人心。

  去年8月27日,滴滴宣布下线顺风车业务,到现在已满一年,江湖也不再是当初的江湖。

  这一年,滴滴押注安全,频繁地迭代产品,顺风车团队也被重组。在滴滴埋头自省的同时,哈啰出行、曹操出行还有滴滴的老对手嘀嗒,甚至主机厂都在加码顺风车领域,想着如何弯道超车。

  但事实上,在滴滴退隐的这一年,顺风车一直被舆论拿着放大镜监视。关于安全的讨论从未停止,这让顺风车成了火药桶,一点就着。“短时间内我们是不会做顺风车的,这太冒险了。”一位租车平台的公关人员向猎云网说道。

  而且某种意义上,顺风车仍处于法律监管的灰色地带。定价体系没有一套标准,车主、乘客、平台三者之间权责也难划分。与此同时,在回归顺风车的本质之后,车主究竟是为了顺风而获利,还是为了获利而顺风?这其中掺杂的不止是对人性的考量,还关乎这个新生共享出行业态未来的命运。

  “不以赚钱为目的的顺风车都是耍流氓?”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肯定是想挣更多的钱啦。”

  李明(化名)来自河北保定,目前在北京从事装修工作。因为经常往返于北京、保定两地,去年3月份注册了嘀嗒顺风车,平时会做一些北京、保定两地的顺风车业务,偶尔也会在北京市区内接一些顺风车乘客。

  “顺风车跑市区挣不到什么钱的,也就跑长途勉强可以,前提还是你得找到两三个拼单的。”李明表示,现在城区内的顺风车太麻烦了,还挣不到什么钱。

  对于顺风车的定价,李明认为“有点少”,他表示很多路并不顺风,有时候还得绕路去接,甚至提前半个多小时就得出门,这太费精力了,还不如不接。

  其实顺风车定价的过程, 也是车主和乘客双向选择的过程。对于像李明这样不少的车主来说,顺风车的乘客如果时间和地点都合适就会做,如果乘客地方太远就直接拒绝了。究其原因就是费用不高,付出的时间、精力成本太大。

  不过不少乘客则认为,顺风车不比专车或者出租车,即便没有乘客,顺风车也得跑,价格理应要便宜些。车主和乘客认知的差异,造成的后果就是顺风车成单率很低,乘客会经常会打不到顺风车的情况。

  其实这也和顺风车法律的性质有关。根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按城市人民政府有关规定执行”。《北京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指导意见》第一条: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是由合乘服务提供者事先发布出行信息,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乘坐驾驶员的小客车、分摊合乘部分的出行成本(燃料费和通行费)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

  也就是说,顺风车是在车辆自用的基础上顺便搭乘出行线路相同之人。其目在于互助,非盈利性质,亦非营运行为。官方还规定,顺风车每天接单数须在4单以内,北京政府甚至规定日单量上限仅为2单。

  按照顺风车的特征,一是非营利、非营运;二是成本分摊,但至于如何分摊,并没有明确标准,这让顺风车成了尴尬的共享。

  以往滴滴顺风车的定价标准是时长+里程计费,较快车便宜20%~40%,当时也喊出了“越远越划算”的口号,滴滴再从中抽取少量的“信息服务费”。而且当时还并不限定单数,滴滴早期凭借大规模补贴,占据了不少顺风车市场。

  但由于安全事故频发,以及法律对顺风车业务的监管趋严,顺风车开始变得敏感。“现在做一单顺风车业务,要比以前少拿不少的钱。”李明说道,现在跑市区顺风车的不多啦。

  低于高收入的预期、缺乏行业收费标准,再加上法律限定了频率,把相当一部分人拦在了顺风车门外,导致很多车主注册顺风车的积极性并不高。

  前不久,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共享出行分会、行业协会等联合嘀嗒出行开展了顺风车行业标准课题研究,围绕顺风车“平台、车主、乘客三方关系与责任边界”等方面进行了讨论,截至8月22日零时,有超500万次人参与,超过45万人参与投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