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相关下载 > 正文

记录农民工群体的时代变迁

2019-02-10 10:49 来源: 未知 点击:82次
记录农民工群体的时代变迁





  2019年春运大幕拉开时,千千万万农民工再次踏上返乡旅途。“欢迎农民工春节回家!”在巴蜀大地,不论是车站码头,还是入省入县交界处,到处都有温馨的标语、温情的问候和周到的服务。

  在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竹篙镇,返乡游子的归来让小镇变得热闹起来。“农民工创业一条街”上,多了许多寻找机会的身影。金堂县政府政务服务中心的窗口前,人们排起长长的队伍,咨询返乡创业优惠政策。

  31年前,50名竹篙姑娘在这里告别亲人,奔赴广东开启寻梦之旅。自此,一批又一批农民工把金堂县竹篙镇与东莞市厚街镇、四川和广东、内地和沿海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岁岁年年,她们与亿万农民工一道,经受时代洗礼、不断突破自我。

  2018年4月,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农民工总量达到2.8亿人。

  40年来,这一群体实现了从体力型输出到技能型输出、从人力资源向人力资本的转变。

  有人说,中国每一座现代化城市,都是一座农民工博物馆。

  有人说,中国创造的每一个世界奇迹,都有农民工的付出。

  农民工是继农村家庭联产承包经营制度、乡镇企业之后,中国农民的又一伟大创造,是解放农村生产力的又一伟大创举。

  无论是回首改革开放40周年,还是展望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中国农民工的发展史,就是中国发展进步的发展史。


  来势汹涌“民工潮”

  1988年初春,农历二月十九,川西平原上的油菜花开始绽放。家住竹篙镇的青春少女王红琼穿戴整齐,背上背包,与49名差不多岁数的姑娘一起,踏上南下闯广东的旅途。

  她们的目的地是广东东莞厚街镇的厚兴皮具厂。此前,王红琼最远只到过离家20公里的淮口镇。

  竹篙距厚街1600公里。从大客车换到绿皮火车,王红琼刚上火车就被挤丢了背包,正要跳下火车去找,幸好被带队的竹篙中心校校长吴宛平一把拉住,才没与队伍失散。

  车厢过道里水泄不通,连座位下都躺着人。姑娘们并不知道,从这一刻开始,她们与亿万中国农民工一起,将书写改变自己与中国命运的崭新历史。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优先保障工业发展和城市就业,计划经济时代的城乡二元结构曾对进城农村劳动力严格限制。改革开放后,允许部分符合条件的农民进城,此后的几十年间,一步步敞开城门、实行城乡统筹就业,并进一步改善农民工进城务工经商环境、加强对农民工人文关怀,鼓励他们融入城市。

  上世纪60年代开始,广东省广州市和若干其他省市试行的亦工亦农制,吸纳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城务工,不转户粮关系,既是农民,也是工人。尽管人数有限,为期只有短短数年,但可以看作是当代农民工的雏形。1978年末,全国农民工约有200万人。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农民工撑起了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参与创造了“中国制造”的奇迹。

  1980年后,以东南沿海为主的地区迅速崛起一批乡镇企业,就地吸纳农民工,形成新中国成立以来农村劳动力转移的第一波高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