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机构 > 正文

50天重走长征二万五千里,记者夜行600公里抢新闻

2019-07-13 20:30 来源: 网络整理 点击:67次

“本世纪中没有什么比长征更令人神往和更为深远地影响世界前途的事件了。”美国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写道。

1996年4月1日

广州日报记者以接力方式

走完了当年红军长征走过的二万五千里

50天重走长征二万五千里,记者夜行600公里抢新闻

广州日报记者踏上长征路。(受访者提供)

重走长征路的新闻策划

对《广州日报》的前途意义非凡

这一大型采访活动推出之时

恰是《广州日报》与同行的比拼

最为激烈之际

1994年京九铁路全线采访

1995年中国边贸大扫描

1996年重走长征路报道……

一场场的新闻战役打下来

扎扎实实地奠定了《广州日报》

华南第一报的品牌和地位。

十年两度万里长征:

长征精神激励广州日报走向辉煌

1996年,正值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为了纪念这一伟大的历史壮举,广州市新闻工作者协会和广州新闻学会决定举办以“重上长征路、迈向新世纪”为主题的“广州记者踏上长征路”大型采访活动,多家新闻单位参与,用不同传播方式,共同报道纪念红军长征胜利这一重大历史题材。4月1日,广州日报派出强大的采访阵容,以接力方式,走完了当年红军长征走过的二万五千里,并推出“广州记者踏上长征路”大型系列报道,沿途向广州发回了110多篇文稿、图片。

50天重走长征二万五千里,记者夜行600公里抢新闻

长征的报道陆续与读者、听众、观众见面后,社会反响十分强烈。一篇发自瑞金红井的报道,引来了众多读者的共鸣,夜深时候,仍然有读者拨通夜班编辑的电话,讲述自己的感慨。最令人感动的是,广州日报还组织了娃娃走长征路活动,引来孩子及家长们争相报名。家长和老师们都有一个愿望:让孩子接受长征教育、接受磨炼。经过严格挑选,终于有6名娃娃记者在广州日报记者的率领下顺利完成了雪山草地行。

第一次重走长征路,最重要的是锻炼出了一批广州日报的核心采访力量。记者们不仅赢了白热化的新闻竞争,更接受了长征精神的洗礼,他们把这种长征精神带回了报社,使之成为一笔最宝贵的财富,激励着广州日报走向辉煌。

十年后的2006年,在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之际,广州日报报业集团派出五路记者沿着老一代报人的足迹,再走长征路。在长达50天的专题采访中,“重走长征路”采访队围绕“寻找健在红军展示,感受西部开发脉搏”的主题,寻访老红军、走访战场、考察西部大开发六年历程下的老区变化,为广东商人寻找新的商机。采访队还回访了10年前老一代报人采访过的人和事。

【亲历者说】

重访长征

夜行600公里抢新闻

讲述人:郑穗平,前《广州日报》记者

郑穗平当年是跑部队的记者,也参与了1996年第一次重走长征路的采访。她说,当时真有一点“打江山”的味道。“各家媒体都在暗自较量,谁先发稿就意味着战役的胜利。”

《广州日报》派出的第一批采访队有3位记者和一位司机,为了抢占先机,采访队晚上就从报社出发,连夜走了600多公里。因为熬夜开车,司机还差点把车开进了一个两米宽的大坑里,所幸有惊无险。“最后我们先到达江西瑞金,长征的出发地,取得了战略先机。”

50天重走长征二万五千里,记者夜行600公里抢新闻

在瑞金的红井旁,记者们和孩子们在一起。(受访者提供)

郑穗平等人到了瑞金,马不停蹄地采访了一位姓顾的老同志,他当年是一位领导的警卫员。郑穗平说,来接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另一家报社的记者,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到了。“当听说我们是广州日报的,他们大吃一惊。等到另一队记者赶到现场,我们都已经采访完了。这位老同志叫道:晚了,晚了!”

革命老区人民的坚强和骨气给郑穗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广州日报》采访组在瑞金采访时,恰逢瑞金正在开县人大代表会,县长直接从会场被请出来接受采访。“当时瑞金是国家级的贫困县,但是县领导人敢想敢干,他们坚决要撤县,成立瑞金市,以脱掉贫困县的帽子。”

采访队前往的兴国县,是江西有名的将军县,出了100多位将军,但当年也十分贫穷。“40多公里的路,全部是‘排骨路’,我们的车足足走了一个多钟头才到。”郑穗平记得,县里简陋的展览馆挂着100多位将军的画像。将军们个个都身居高位,但他们并没有对家乡“特殊照顾”,家乡的人民也没有向他们提特殊要求。“革命老区的人们不愿意躺在功劳本上过日子,让我们特别佩服和感动。”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沈亦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