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裤脚沾满泥土”的记者高思杰

2018-10-09 09:57 来源: 未知 点击:119次
“裤脚沾满泥土”的记者高思杰



  绵绵秋雨将淮北平原晕染得绿中透黄,丰收的气息扑面而来。9月6日一大早,我和阜阳颍上县的三位同志一起乘车,穿过疏疏密密的雨丝,沿省道、县道、乡道和曲曲弯弯的河堤行进,寻访十多年前淮河特大洪水时采访报道过的庄台(淮河流域行蓄洪区内住人的高台)、人家。


  “浑浊的洪水拍打着孤岛式的庄台,堆在庄台半坡的柴草垛逐渐被洪水拆散冲走,庄台上污水遍地、泥泞不堪,农户的房屋内外堆满‘抢’上来的泛着霉味的粮食、柴草,压水井、拉丝井提上来的饮用水变成了黄褐色……党员干部一波波地赶过来,救济物品在机驳船的轰鸣声中搬上了庄台,鲜红的党旗悬挂在临时党支部驻地的房顶上,党员干部的吆喝声格外响亮:‘李耕田面粉1袋、大米40斤、煤200斤’‘张建国面粉1袋、大米100斤、煤200斤’……”

  这就是烙印在我心底里的淮河行蓄洪区庄台的形象。2003年,淮河遭遇五十年一遇特大洪水。2007年,淮河再次遭遇百年一遇特大洪水。紧急关头,淮河沿岸行蓄洪区人民执行国家命令,打开闸门,把洪水引入自己家园,保证淮河全流域安全,用行动书写不屈不挠的抗天歌、奉献歌、奋斗歌。两次全程参加淮河特大洪水一线采访报道的我,记忆中的素材一打连着一打,十多年过去了,那水、那人、那景、那情,依然铭刻心底、魂牵梦绕。


  “还有几分钟就到溜孜口庄台了。”司机师傅的提醒把我拉回到现实行程中,得益于柏油路面助力,仅用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便来到位于淮河唐垛湖行蓄洪区最下段的赛涧乡堤坝上。左侧,淮河及其故道烟雨朦胧;右侧,行蓄洪区内稻香阵阵;前方,白墙红瓦绿树逐渐清晰。一时间,我有点恍惚,这里的地理位置和记忆中的完全重合,可庄台似乎已不是那座庄台。笔直的道路,整齐的楼房,耸立的供水塔,标配的供电供水设施,水冲式的公厕及户内厕所,整洁的环境,布局合理的绿化……感觉是在看一部浩瀚的历史剧,记忆中杂乱、贫困的庄台渐渐远去,融入时光隧道。镜头翻转,新时代的新庄台呼啸而来,在淮河儿女的奋斗中,从内到外彰显着精气神。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