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迟来的智能化进程:海运物流非生即死的行业大

2019-07-09 07:45 来源: 网络整理 点击:91次

“这个行业的运转方式,可以说至今为止上百年来都没什么变化。”这是在本次采访中,记者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

难以想象,在效率至上的时代,在各行各业都在绞尽脑汁与智能化深度融合的时代,还有一个行业仍然沿袭着古老运作方式,以你不问我不告知的态度你来我往,传递着信息。

更难以想象的是年外贸进出口总值达到30万亿元的全球第一贸易大国的海运物流,在这个行业中,贯穿其产业链上的货主、货代、船代间除了通过QQ、邮件、电话联系之外,似乎再没有任何东西与智能化沾边。

但随着现代物流行业的发展,面对内外部需求和格局的变化,面对国际物流运输的高需求,这个隐藏在科技背光面的行业,暴露出了越来越多的问题,站在非生即死的十字路口,一场事关海运物流智能化战争悄然打响。

传统货代:原始的运作模式下的末路

周六半夜3点,整栋大楼里只有老徐所在的13层依旧亮着灯,四面八方传来的提示音划破了夜晚的寂静,有邮件、有微信,还有显得有些着急的手机铃声。

一批一周前就该到芝加哥港的货物不知是何原因迟迟还没到达港口,太平洋对岸的收货人十分不满地写邮件质问货主并说明他们即将停产,如果下周四之前还是不能到货,将取消所有的后续订单。

货主紧急地找到货运代理老徐,老徐一个劲儿地赔着不是,并承诺会全力解决问题,保证不带来更大的损失,最后他才了解到温哥华中转的时候滞留10天时间,才导致了延迟。

而滞留这么长时间他没有接到任何通知,自己也没有主动去查询中转港的转运情况,但侥幸的是货物周四已经在温哥华转出了,预计下周二就能到芝加哥,问题算是侥幸得到解决了。

其实,在货代行业里打拼近15年的老徐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了,但这么多年来,都没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法,让他焦虑的是,从去年开始,业务变得越来越难接了,货主和收货人的需求不断地在提升,但他这样的小型货代公司是无力自建查询系统的,只能始终守着最原始的操作流程和运营模式,虽与市场的变化背道而驰,却无力改变,仅能抱着这种侥幸心理和多年积累下来的一点人脉勉强硬撑。

“习惯了,但眼下业务不仅不见涨,还年年下降,不知道还能做多久了。”老徐把眼镜摘下,抽出一张餐巾纸擦着一脑门的汗水,从他的眼神里,记者看到他的艰辛和无奈。

他不仅无法满足货主的新需求,还无法从内部节省开支,公司成员基本上都是跟了他十来年的朋友或亲戚,一方面碍于情面,另一方面因为公司规模小,没有人专门负责货物追踪,多数人都是身兼数职,所以缺一不可。

老徐的眼前,就是举步维艰的现实和迷雾重重的未来。而在货代行业里,与他境遇相似的人却不在少数。

传统货运代理,通常都是通过全人工收集不同节点的信息,获取配载航线最新情况,并且通过QQ、邮件、电话等传统渠道在线交流完成信息之间的传递。

通过这种方式跟踪物流,获取一单信息平均就需要5分钟。按照一个月货运量300单,每单每3天跟踪一次的频率,一个人一个月仅能够跟踪不超过170票,这跟人工成本相比明显太少。

除此之外,对于欧美洲等运输周期较长的航线,需要不断掌握每个港点的信息,3天为一个周期的一次信息更新更是显得相当滞后。在人工有限,人工成本大的条件下,几乎全行业的代理都缺失了主动的信息跟踪,取而代之的,则是完全不跟踪或者被动接收第三方零星的破片信息,以至于货物如期未到而不知,甚至于在某个节点很长时间的滞留而没人发现,从而导致货主和收货人的投诉,最终造成客户流失。

像老徐这样的货运代理人在如今这个行业比比皆是,如何改变现状,未来又该何去何从,是他们现在最应该想清楚的事情。

智能化初创公司:从悲惨经历中逼出来的创新之路

当整个海运物流行业都面临着一场即将降临的洗牌和剧变时,有的人打算现在做一天算一天,到不行的那天就转行;有的人却看到了生机与未来。

6月中旬,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绵绵细雨之后,天空终于难得地放晴了。在一个远离市中心,远离创业气息浓厚的创业园,远离热闹的商业区的地方,记者第一次见到了王奕铭。

走到办公室门口,“跟斗云科技有限公司”这个有趣的名字一下子吸引了记者的眼球。而一进门,“大师兄!”每个员工都抬起头来跟王奕铭打招呼,然后再继续工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