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政策法规 > 正文

媒体体验新年招工难题怎么破

2019-02-21 10:57 来源: 未知 点击:55次
媒体体验新年招工难题怎么破





  料峭春寒里,全省各地人才市场已然复苏回暖,人社部门正积极组织企业,抓住新春这个“黄金”招聘期,为经济发展注入新鲜血液。然而,近年来,随着浙江制造向浙江创造的转变、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等的实施,我省人才市场已出现外来工越来越难招、高级“蓝领”紧缺、新业态呼唤新型人才等情况。面对这些新形势、新问题,求职者和招工单位该如何应对?

  连日来,记者分赴杭州、宁波、绍兴、金华、台州等地人才市场的7场招聘会,观察和记录今年求职招聘的新变化、新举措。

  一问:外来工难招难留怎么办?

  “外省劳动力流入减少,还有内部潜力可挖”

  大唐袜机响,天下一双袜。以劳动密集型织袜企业为支柱产业的诸暨市大唐镇是全省用工“大户”,而位于雍平路588号的人力资源市场,则是当地公认的一块用人“风向标”。

  2月14日一大早,诸暨市幸承针织五金厂负责人戚承坚就开着车,亲自到人才市场里摆摊“招兵买马”,“我们要抓紧时间‘抢人’复工”。前不久,他的企业收到100万双袜子的大订单,尽管有200多台进口机器,但很多工序依然需要人工操作,用工缺口还有30人左右。在告示栏密密麻麻的招聘信息里,这家企业给出的工资待遇并不低:熟练的挡车工月薪达6000多元,缝头工、包装工等相对简单的工种月薪也有四五千元。即便如此,一个上午也仅有3名求职者前来登记。“外来务工者越来越难招,越来越难留。”戚承坚告诉记者,近3年,外来务工者在企业员工中的占比平均每年下降10%。

  随着以70后为主的老一代外来务工者逐渐退出“江湖”,新生代外来务工者显然有自己的打算。采访中,记者遇到了一位来自江西南城县的90后小伙邓春先,他在人才市场里转了好几圈,却没投出一份简历。“总的来说,性价比不高吧。”小邓说,虽然这里的工资要比老家高出一两千元,但生活成本也相对较高,刨除交通、住宿等费用,到手工资和在老家打工差不多。今年春节后,和小邓一起外出打工的几位老乡有的选择留在本地找工作,有的自己开网店创业,卖的就是大唐镇生产的袜子。“如果没有好的工作,我可能也会回去,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小邓说。

  几年前,诸暨市人社局市场办主任钟元栋带着企业到中西部地区招工,那种一呼百应的场面让他至今难忘,但如今很难再看到。“随着国家乡村振兴等战略的实施,东中西部区域之间的差距不断缩小,当地人才市场倒是越来越热。”

  这一现象并非个例。去年,省人社厅开展了为期半年的全省人力资源供求分析调查,结果显示,全省人力资源市场季均用工需求130万余人,季均求职人数73万余人,缺口达57万人,仍以普工为主。季均求职人数较上年同期减少17.15%,其中外埠人员减少人数占整体减少人数的64.74%。

  外省劳动力流入减少,还有内部潜力可挖。2月12日,磐安、云和、天台三地分别举行的劳动力余缺调剂招聘会格外火爆。在天台招聘会上,当地的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悉数到场,所提供岗位占了招聘会总数的约四分之一。
友情链接